Opensuse 中文社区面临的若干问题

一直有人批评 openSUSE 的玛格丽特时代带了意识形态,还给我总结出两个凡是:凡是 openSUSE 的都是好的,凡是 openSUSE 上出现的问题都是用户不对。那我就来巴一些坏处,只有一个声音是不对的。但我巴坏处肯定是想让它好,毕竟我是玛格丽特女王大人。

(一) 中文社区

Ubuntu 肯定是最大的中文社区,Arch 肯定是最活跃的中文社区,Fedora 肯定是最爱交际的中文社区,openSUSE 肯定是最宅的中文社区。

首先我们应该没有多少活跃的大学用户。我们的用户据我观察应该是企业用户居多。这种人的优点在于他们都非常强,缺点在于他们都非常懒。如果我能解决自己的问题,而且我只用 openSUSE 挣口粮,那我为什么要帮助你使用 openSUSE?你能想象一群 Intel 员工,SuSE 员工,中兴的软件开发科长做你的成员,然后中文社区的基础设施是一个人生前 22 年没见过立式服务器的女生搭建的么?就像我在 Gtalk 群里怒喷的一样:你们呀,什么都会,就是不帮我,对吧。

其次我们一直是一个单核心的社区。我不是说开发,是说社区建设。开发牛人多了去了,我这种 CPP 指针数组都不会的肯定排不上号。苏哲时代(SuSE 9),我在上初中,但提 SuSE 9 老人都知道,几乎就是:Linux 是 SuSE 9 与硬件通信的工具。Thruth 时代,我在上大学,「用 SuSE 就是用 Thruth」,这也不是我说的。现在是缝缝补补吃老本的玛格丽特时代。我不会开发啊,只能根据长老们灌顶得到的经验盲修 bug,修好了,说明我逻辑和交际比较强。我一般是,看到 bug,用人类逻辑而不是机器逻辑去猜,不能开机?好,systemd,然后去找 Lennart; btrfs?去找 John; GNOME?Vincent/DimStar; Build Service?Adrian/Coolo; 输入法坏了?翁学天出列; Bash 支援?花花; Python?以前是 Hicro Kee 现在是 Felix Yan。懂了吧,openSUSE 的社区管理对我来说就是打牌,我就是拿着满手不情不愿看你是女生帮帮你的大王,用户出什么我都出大王,用户出大王?好,是用户你的不对,我不赢钱白跟你玩牌,你怎么能出大王赢我呢?

但我给自己的定位是 Coordinator,中文翻译为办公室主任。我希望 openSUSE 有几个强有力的男性领导,各管一摊,有推广的,有集会的,有开发的,有答疑的,有翻译的,有维基的…然后我就每天上线发 task 定 deadline 随手卖个萌就好。但是没有。于是手比较贱(处女座就是你骂我一句我下套也要还回去,不然今天就不完美了我睡不安稳),慢慢就都抓自己手上了。一个单核心的社区是没有活力和前途的。商业上是该给那个核心上巨额保险。但开源事业不行,我要钱干嘛?我就要东西。你能跑到保险公司去说哦如果玛格丽特不用 openSUSE 了你赔我一个能妥妥的骑住微软的 openSUSE 吗?

也许有人会说,没有你,openSUSE 不还是一样?那些年都怎么过来的。这种人活该你没有妹子,你一定不明白在心里怎么念 L.o.v.e。你没出现过的那些年你怎样我没资格管,但若你出现在了我的生活里,烙上了我的印记,那若我无法伴你终老,我一定要好好的把全身都是闪光点的你交到接盘侠手上,甚至让你在未来的生活中念我那无法复刻的传说。若干年后我可以对我的孩子说,你看到街角那个高贵冷艳的大叔没有,那是老娘的初恋。This is puppy love。当然如果你是从一个没有 dead soul 没有经历过社区成员的 RIP 的发行版转过来的,我说这些你可能不懂。但是我是记得,openSUSE 的 daemon(听 ID 就知道多牛逼了)升天堂时全网那种缅怀的气氛。整个开源圈有 70 以上的成员的社区也没几个吧,我们有。我尽量以后我也能有这种待遇。

第三,每一个活跃用户对我来说都很珍贵。但是在一个没有建立起「我应该怎样」的社会里谈奉献的人注定寂寞。而寂寞的人分散到各个城市又杯水车薪,这导致在没有社区背后的公司运作的情况下我们不太可能组织起自己的活动。也许 openSUSE 的人会说,公司支持不是很应该的吗?这种想法在我们社区里非常普遍。但请你想想 Arch。所以任何事情都有原因,人在社区,心不在社区,我们仍然欢迎来帮扩充用户基数,但谈到社区推广的时候您应该跟心在社区的人聊不到一块去。所以只能请下次同学们再想为 openSUSE 做点事的时候,面对这些困难,请问问你的本心,应该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在一个普遍没有理想的社会,能有点理想,虽然白痴,但似乎还不错的样子?

第四,我们现有的人不太会也不太可能成为社区实体 Body 的组织者。也就是说没有 LUG,没有 openSUSE Chinese Conference,没有 Release Party。只有一群每天在网上陪你扯还总暴粗的前辈。人间社会就是,不尊重前辈,前辈不给你机会,尊重前辈,做事情除了前辈没人记得你。不过好在我们的前辈还算很开明?steue,swyear,hillwood 都比我早,但似乎目前还没人给我下绊使坏嘛。比起 Ubuntu/Fedora,我们还算一个比较团结的社区吧。其它社区你可以想象成一群抠脚大汉到处使力,都分散掉了,所以人家面临的是如何凝聚的问题,而我们面临的是如何产生力这一物理学终极命题。

第五。个人原因。我在北京上班,在上海居住。周末北京有空,我在上海。上海也有空?对不起我在家就呆两天我不想出街。平时?抱歉我要上班。开源不给钞票啊亲!让我写 PPT 你出人讲?没问题。让我讲?网上讲行不行?不行?那抱歉我不想出街。我想其它做类似办公室工作的应该都有这个通病。电话网上讲得通的,那我人绝对不去。简单说,我们需要「外勤特工」,我们的「机关」搞内务的已经多到外面没人认识你了。

(二) 公司支援

很多人都说 SuSE 嘛,跟红帽一样在开源界的双核,数一数二的带头大哥,还是微软的战略伙伴,拥有最多的服务器认证,肯定给社区砸好多钱。错,至今中文社区好多东西,我还是能用免费用免费,能黑基友黑基友(比如服务器我用 openshift,发布我一般找 linuxtoy),就这样还每年给它花好多钱。但是做社区不是养儿子,我不能出工出力卖脸还搭钱吧!

所有人都认为 openSUSE 是 SuSE 儿子,但那是在国外。在中国是侄子。且不说 SuSE 中国只是一个办公室,大部分都是对 Linux 社区是啥都不知道的销售,开发也是开发不和最终用户接轨的软件你根本见不到人,整个中国大陆只有 5 个员工参与社区吧。我们没有社区经费,因为能批社区经费的 Site Manager 不在中国招。至于德国,可能给,但怎么给,通过 SuSE 中国?通过谁?那你是给人家升职还是给人家补钱?不然谁白做?我们没有 Legal,你想开个淘宝店?抱歉问德国。德国知道个屁的淘宝呀!甚至你想举报个中国境内的滥用 openSUSE 商标牟利,都要向德国举报。为毛?中国的 Legal 包给律所,普通员工不能联系,必须是市场部才能联系。但是 SuSE 在境内没有市场部,只有 Novell 的市场部,人家现在归了 attachmate 是两个 BU,我的工资没给我为你 SuSE 跑活的钱啊!

对 SuSE 中国的感觉是,中式办公室文化导致大家都不伸手,德国过问肯定问老外,老外被架空又不敢说,或者说可能老外也觉得我就是个在德国斗争失败被流放的,就挣工资没激情,也不主动要钱要物要人,看好企业版,腾讯淘宝缴费我就有业绩(这段我猜的)。导致我们是被自我隔离在国际社区之外的,国际社区想帮你也隔着千山万水。而中文社区又存在太多的不专业不接轨,导致人家对你兴趣也不是很多。比如,官方镜像?那你该找大学啊,但大学教育网,公网流量没多少还受开大会影响这事你和人家解释得明白吗?比如公仔?我德国有生产线,可以给你配齐,但你配到亚洲不到 10 个…好歹您当「办公用品」配别当「营销工具」配好不?老外是不明白公仔的抢手程度的,到中国,内部员工装修办公室先抢一遍,营销留几个,再被社区跪着要一两个…老外没学过国际贸易是想不明白我这儿烂大街的东西为啥到你那儿总报货源紧张?然后还经常丢失?比如官方商店,不 shipment 中国,为啥?你中国邮政不讲英文,中国快递也不讲英文还丢东西,别的国际物流你限制人家营业区域,你让我们怎么办?

所以至少我觉得,openSUSE 在国内的推广,一是靠社区自己的努力和在校生那可歌可叹的 passion,一是在 SuSE 指定负责亚洲甚至中文社区事务的专员,然后培养他们本土员工的开源意识,就是说我 SuSE 中国不止办公室里这几十号人,那几万不领工资的也是我「员工」,甚至他们比员工还高尚,所以我们要聆听他们的诉求。做市场也不能只推企业版,买不起的可以推荐社区版嘛,先把坑占上,那样有支付能力的时候肯定首选还是你。就是要自己养鸡,不能总到地里刨食。再次你进大学招工招实习的时候,可以优先考虑本社区和兄弟社区的成员啊。去一个大学,埋下些种子和希望啊。你说 SuSE 里有北邮的吗?肯定有啊,但为什么北邮没几个人听过 openSUSE?那肯定呗,你只找了最能干活的,没找最能引导自主干活的呗。

相信这样,前期可能不明显,过几个时代,比如后玛格丽特时代,hillwood 时代,甚至 douglarek 时代、multipe1902 时代、郭云鹤时代、hottea 时代什么的,总会开枝散叶。

(三)软件源

由于我们社区现有成员和在校学生没有办法建立联系。他们有 channel 但学生一般比较 shy,我们不 shy 但是没 channel,就是缺少一个身为学生的话事人。导致了现在国内高校的 openSUSE 源不少,但都不是官方源,可能就十几个、几十个人用。我建议都去把它申请成官方源,考虑到目前中文用户可能真的不是很多,额外的流量可能也不会太多。

而官方不推荐使用镜像源。因为官方使用的是一个名为 MirrorBrian 的我们自主研发的外星科技,被 KDE 社区使用。我不是服务器专精,所以不是很懂,原理大意就是它可以根据你的 IP 自动分配离你最近的源。也就是说 download.opensuse.org 这个开头在境内的下载流量根本不是国外的,而是 mirrors.opensuse.org 上列出的中国官方源之一。

而中国一是被 Debian 搞出来的镜像源会快的理念,二是可能这种技术应对国内网络环境真的有问题。(希望有同学去帮我抓包分析下,使用 download.o.o 默认 OSS 源的时候真正的软件包流量是来自境内镜像还是德国主服务器)。

所以导致几乎全网络的人都在说:哎呀没有境内源啊,慢啊,没有 Packman 啊种种。有时候我听了想笑。openSUSE 技术最先进了(两个「凡是」),咋不见骂 KDE?这都什么年代的老黄历了…然后这种思维导致我真的不愿意公开的去点名哪个或哪几个镜像快,因为 MirrorBrian 是根据人家镜像管理员跟主服务器管理员商议的权重来公平转发流量的。你浙大源刚建可能很快,但我要是点名了,可能两天后你镜像就挂了。这既不科学也不公平。

所以目前的折中方法就是:

希望真正懂的来帮助针对特殊国情 debug 一下,甚至 commit 一下。

需要快的镜像的人请去 mirrors.opensuse.org,选一个真正离你近的。可以 ping IP 然后去反查地理位置。Packman 在北交的镜像里有源。

另外需要特别提示的就是,OBS 源,除非你镜像管理员主动请求,否则是不推送的,因为更新太频繁。对你的服务器开销很大。中国大学都 90 年代的老硬盘,也没几个主动申请的。但南方用户可以用台湾的,北方用日本的,速度不错。大陆的镜像一般都是 ISO 下载+主源+升级源,没了。这可能就是为「灵活性」要必然付出的代价吧。至少用了这么久的我,要不是因为作为中文社区的 coordinator 必须要去关注新版发布,个人可能都不太需要新版发布。因为 zypper 你会用了之后想用什么新版有什么新版,滚动升级?嘿,Tumbleweed 没出来之前我就用 OBS 自己滚了一年多了…

好了。如果这些在你眼里都是小问题,甚至你突然热血上脑想要加入 openSUSE 为开源事业奋斗终身,那么,欢迎加入 openSUSE 社区。

Written on March 21,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