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agram 中國式小資的末日狂歡

這事件最近炒的盛嚣直上的,甚至搞出來所謂的互聯網鄙視鏈。

其實和香港選特首民衆自導自演的鬧劇一樣滑稽。港人選出符合預期的特首的公敵絕不是CCP,而是自己。CCP才沒有闲情雅致就一彈丸之地拉扯,官與民斗有理弱三分,它的政治智慧沒有那麼低能。董,曾,梁,每个背著萬民傘上台的民选特首都如一丘之貉,那絕對要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而不是歸咎於北京。嫑說你們沒有選,因為讓你們選會更差。每個合格的政客都明白拉攏一小撮聰明人比忽悠一大票選民困難得多,因為聰明人只相信拿在手裡的利益而選民相信不著邊際的前景,我覺得港人和有八十年歷史對付過民國蘇聯和美帝的中宣部直接剛上那才叫人間悲劇。港人若不能明白政治就是妥協基礎上的周旋,見人騙人見鬼蒙鬼的敷衍,那永遠只能沉迷在亞洲民主先鋒的空中樓閣裏自瀆,還不如像我們一樣相信隨機。(剛開頭就離題,瑪麗蘇你是要鬧哪樣。。。

好吧,讓我們先來回顧一下instagram的歷史。instagram最初是創立於聖佛朗西斯科的一個多功能HTML5手機圖片簽到項目Burbn。像我一樣對項目名字的發音和拼寫有着異乎尋常的執着的孩子們是不是被雷蒙了,聽名字這就是個被語文老師死的早的序員們玩壞了永遠完成不了的一個坑啊。後來僥倖拿到了兩筆不知名風投於是華麗轉身,變成了所謂的互聯網未來之星,甚至國內的IT媒體所謂的「不聯網」。紅了大概有一年吧,形勢急轉直下,先是發佈了android應用,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賣給了臉書。這下哭爹喊娘、義憤填涌的人都傻眼了。

與其說instagram是互聯網的未來,HTML5,勝利在今天,不如說是表妹這樣的美工和概念炒作的勝利,畢竟寶麗來還是拍立得都是老物(我家裏還有一部寶麗來相機。。),是所有在柯達時代拍不好相片的大孩子們的怨念藉助新工具在新時代的集體借屍還魂。至於銳推的很厲害的那個Flickr 3500 萬、instagram 10億的帖子,姐知道你們什麼意思,不就是想說instagram很碉堡麼。但還記得Flickr的slogan上面那個「高質量的」和當初用flic.kr同步OS截圖到推特遭到的同一幫人的白眼麼,這都表明了Flickr不是你我一樣的普通人的菜;還有臉書正在上市預備期,想象得到有同樣充沛的現金流的G家或者A家搶到instagram對投資者預期的影響麼?(臉書如果還有收購計劃,應該是Spotify)這明顯是漲停板上搶籌碼,沒有什麼理性和估值可言的。

我認識instagram緣起於小丸子表妹的「椅子操」,我想上面的人大概都是一樣有趣的吧。於是掏出mp3註冊了一個。後來發現上面有好多用卡通頭像推友的真身,這太八卦了。比如可以通過東九區落日斜角推演出熊貓黍的海拔高度。後來不用也很簡單,一些不知節操爲何物的推友總是午夜發吃吸引仇恨,還有一些精神不正常的推友總是用技術手段開粉嫩嫩的午餐肉罐頭,還有一些被photoshop玩壞了的推友總是給他顯像管壞掉的mba加濾鏡,讓我覺得即使是只看,要忍住不吐槽也很難。至於用,車裏、家裏、單位都有單反,甚至手機的像素也要比iphone高,沒有理由降低生活質量啊。

相機產生之初是爲了照人臉、頂多擴大到風景,而不是爲了飯菜、桌椅。畢竟第一批使用者是攝影師,而不是廚師或木匠。人類也有體驗上述的更好工具,就是筷子和刀叉。關於人臉,只要不是拍攝一代證件照出身,關鍵點在於你是赫本還是羅玉鳳,不然就不是拍攝而是災難修復; 關於風景,任何使用濾鏡的風景都不是真的風景。攝影師使用的是相機的功能而不是濾鏡。濾鏡能把切爾諾貝里變成紐約曼哈頓。另外談到濾鏡,一個做HTML5出身的在技術上能比得過做建築圖紙出身的Pixlr-o-matic?還有不知道你們是否還記得上一個拍照不露身的是誰,至少我還記得那個不穿高跟鞋棉布碎花裙子男衫抽菸獨自旅行濫交寂靜深不可測的你們的,安。

所以instagram只是一個手機圖片共享網站。一個,圖牀兒。(注意那個兒化音,在魔都帝都開墾團工作的同僚都知道這個帝都舶來詞帶有的輕蔑和不屑。)那麼有什麼理由阻止它推廣到全手機平臺?又有什麼理由阻止它接入地球上最大的社交網絡?

我想這裏面有點名器之爭的味道。你們在乎的不是instagram還是pleasekill.me還是stupie.com,在乎的是由於開發者缺失造成的暫時性真空能夠彰顯你們的「不一樣」,就像「此消息發自 iPhone QQ」一樣,然後徒勞無力的希望這種不一樣能夠永久,努力的說服自己這種不一樣是開發者的本意。就像沒有領悟到左手只是輔助的櫻木花道,以爲扒了赤木剛憲的球褲就能勝券在握。就像我和shellex說的,優越性就是我有就要千方百計的阻止你有。「獨佔應用」,這玩意和一邊唱着讓人民有尊嚴一邊維穩有什麼本質區別?「不聯網」,一個不聯網的共享服務就如同一個和全世界80後爲敵的80後領袖金三世一樣可笑。 至於爲什麼說它是中國式小資的末日狂歡。首先因爲外國式小資不和我們的一樣。可以參考下某些歐黨的作爲(美黨全苦逼,更加風騷的澳黨我不識。BTW,新西蘭到底是不是澳大利亞的呀?),有過之而無不及。人家根本沒有什麼時間泡網,再說南北極哪裏有網。至於分享,人家在乎的是XX一時爽,至於全家火葬場,你政府愛埋不埋,不埋就零落成泥。我吃你看那叫什麼事兒~同樣像我們這麼幹的,生怕別人不知道你今天吃飯了,還要擺盤再拍; 海淘個國外拾荒者的工裝也要趕緊秀一下的,也有,叫EMO。

中國式小資的幾個特徵:心口不一,嫌貴不叫嫌貴,叫無愛它不是我的菜; 邏輯沒有普遍適應性,生活上堅持的就是政治上反對的,獨佔可以,獨裁不行; 違反一切經濟學規律,他們的馬斯洛需求金字塔是倒着的,出生先把能賣的臟器全賣了換上一套蘋果,然後再回過頭考慮去這個工地搬磚還是那個工地搬磚的問題; 毫無人類情感,沒爹可以,沒喬布斯不行,外表還要裝出很可愛的樣子,因爲要拍照的嘛。

至於末日狂歡,那就更簡單了。就像jason5ng32黍說的那樣,一旦使用臉書帳號登陸,都不用牆了。

昨天這篇本章就寫到這裏,後來 iPad 不給力的 wordpress 丟失了。說真的當時不知道如何結尾,因爲我不想把它寫成一篇說明文,來給中國式小資下個定義怎樣,也不想再深入的討論蘋果怎樣,因爲公關戰要找個比你強的踩,贏了有面子輸了不丟人,我一個大活人和幾臺設備過不去幹嘛; 再說蘋果公司又沒什麼錯,它的東西有人拿來墊桌腳,是腦殘非要指望它傳家。但今天我就知道如何結尾了。因爲瓜瓜再一次在關鍵時刻跳出來拯救了他的那一票「一夜的爹」。

以下是閃花眼的結尾:

Instagram的狂歡已經結束,但請放心,就像搜索「instagram 替代」突然冒出來的那些結果一樣,這種狂歡一定會再回來的。(下面是亮點)就像若干年後,在某個大院後院的小院,有位曬太陽的老人對你說,當年王爺府領事館咱也是進過的,一樣,而那個小院,一個世紀以前,有位同樣的老人也說,當年太后娘娘咱也是伺候過的。#不傳謠不信謠

PS:請理性評論。不要給人貼標籤,「別那樣,人不是用來挑撿的。」by shellexy。每個給人分等級的人都固定的處在他所劃分的等級的最低一檔。

Written on April 10,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