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k 的尊嚴(三)聖戰

前面 po 了給各位 openSUSE 使用者的彙報,被「戰友」粱水龍轉載到了中文開源界排名很高的 Linuxtoy 上。發生了一些不必要的爭執。其中很多人的辯論基礎都是錯的,甚至沒有站在正確的主題上。原因在於他們對輸入法的不瞭解,雖然大家都在用。

前文是流程彙報,沒有解釋技術細節(這也是多數後續爭執沒踩對節拍的原因),所以我寫了這篇投資者教育,會盡力解釋我明白的技術細節。至於我也不明白的,相信大家在瞭解了我懂的技術細節之後再討論,真正的輸入法開發者是不介意在關鍵問題上教大家一些東西的。這對整個中文開源圈都是好事。

但請不要覺得我應該天經地義的爲你們架起這座橋樑,我比客服貴多了。不止是在 FOSS 社區,生活中也是這樣,一個人可以自行決定她想說什麼而又不說什麼,所以這次要還不帶耳朵,說些空中樓閣的「理論」,那就沒有下次了。就像真正的輸入法開發者說的:「let it be, let it be 二逼」。但沒有人是真想做 XX 的都是無意中犯錯的對麼?只要不是無藥可救,那就都有地方願意收留你。

標題的含義

我們其實一直都很沒有尊嚴。請不要民族主義衝頭反駁。下面是一些普通用戶不知道的開發細節,解釋了爲什麼。這是爭論的基礎。不要對它爭論,因爲你真的不懂。你可以要求更多的例子和細節,但請不要就此爭論。沒有結果。

中文在開源界一直處於「二流」的位置。這是 GNOME 開發者說的。

爲什麼想必不用說了。他們自以爲是核心的開發者。我們做的是敲邊鼓。所以他們不懂我們的語言不重要。我們會用他們的語言來發。這就給他們自大的誤解說,他們很大。其實很多工作是我們做的。包括核心。GNOME 上游的 Network Manager 誰維護的?中國人。

大到什麼程度呢?大到他們可以自以爲能夠決定我們的事。一次兩次叫做沒有考慮到,總是這樣那就叫不在意。

早些年,使用 Linux 的人是不是會發現無論我們做了什麼本地化定製,都會被上游下一個版本的一些改動覆蓋掉,導致我們被逼去重新做這些定製?

舉例來說,Wine 模擬器的中文字體。我們有補丁,上游不收。再舉例,openSUSE 的 freetype2 補丁,上游不收。爲什麼呢?有什麼都不懂的西文用戶說,會影響我的 liberation sans。實際上這個補丁根本就沒有碰過它。於是怎樣呢?我們現在默認還沒有。那麼我就要問,爲什麼影響他們就那麼重要,影響我們就屁都不是?我們沒有貢獻嗎?不是。是整個項目的走向就沒考慮過我們。

所以我們的中文維護者一直在做的就是:重造各種輪子。

這是 Linux 的悲哀。Linux 世界的很多推倒重來都是源於一開始考慮的就不夠,而不是技術發展。因爲他們一開始做的就是滿足自己需要的東西。後來有各種人加入了他們的需要。它慢慢變的重要起來了。再後來,一些人發現前面一些人考慮的不完善,導致他的需要添加不進去了。於是要麼忍,要麼滾。於是推倒重來把所有人的需要再重新設計一遍。

這還僅僅是設計,還不包括實現。知道前面 X11 做了一件什麼事嗎?加了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個 patch,一萬多行代碼。幹了什麼事情呢?報道這個消息的 Phoronix 都無奈了,什麼特性都沒加,把那些渣實現改掉了。不知道同學們是怎麼看的,我當時的想法是,幸虧我不懂代碼,不然我這個潔癖知道系統上用了一萬多行的渣代碼,我會瘋掉的。

所以爲什麼不在做事情的時候都負責任一點呢!?以前做的不好,至少現在起,我們做好它,之前的錯誤,想要加特性的人幹不了,總會有牛人能幹的。當然,牛人肯幹,GNOME 收不收還是兩說。GNOME 被紅帽和西施社區背後的公司影響很深,就好比這次如果只是幾個輸入法開發者去鬧的話,沒結果的。他們是因爲西施的 CJK 決定放棄 IBus 了。所以才停掉的。

所以有人說我「挾西施以令 GNOME」也好,說我自以爲是 Hero 也好,不重要的,因爲這就是事實。被輸入法開發者承認並尊重的事實。就像小企鵝輸入法作者說的「I’d be happy」。因爲他們之前也鬧過,Lauchpad/Unity/GNOME/KDE/GTK/…,他們的郵件打印出來嚇死你。結果呢?兩手空空。實力不對等的爭吵,都是撒嬌。不管你是小企鵝,還是 IBus,又或是你能想像得到的任何中文開發面向中文用戶的東西。不要以爲你有十四億人口就可以是老大了,在人家眼裏,你叫少數族裔。「CJK 不可放棄」,那是憐憫,霸道的時候還沒到。強推,又怎樣?又能怎樣?你們這些自以爲是大爺吵來吵去的傢伙們,最後不也都捏着鼻子認了?

重要的是人。任何發行版、社區裏都要有溝通國際社區和本地社區的人。前面那文彙報了我是 openSUSE Member 的事情,詳情是怎樣的呢?我等了三個月,西施董事會的 mrdocs 一封 Approving Marguerite Su,半個小時之後,Member 標誌就掛上去了。你們以爲默認輸入法真的是我說的那麼簡單的?你知道要是你不是 M17N 的維護者你最長的提交會等多久嗎?七個月。你知道你不和 Packman 管理員是私交,Packman 編譯平臺的帳號下來要多久嗎?兩年。還批發個鬼的帳號。

任何 CJK 的一丁點進步都是 CJK 開發者維護者們賣萌打滾一點一點磨出來的。知道爲什麼嗎?實力不對等。人家是憐憫才給你做的,不用輸入法的西文開發者開發輸入法幹嘛?又沒人給錢。這個例子中,是人家英文智慧型行動電話要用屏幕鍵盤,懂了嗎?從你 CJK 這裏拿一個針對 CJK 用戶優化的東西,改掉,符合他們的習慣,然後反過來推給你用,能好使嗎?IBus 也好,Fcitx 也好,豎着進去,橫着出來,什麼都一樣。IBus 爲什麼會和 GNOME 合作?真正懂輸入法的中文開發者早已經去谷歌了。現在是一些紅帽的老外在修修補補勉強能用。如果 Fcitx 的開發者參與不了 GNOME 輸入法標準也好,兼容也好,那不是你們所說的「整合桌面」,那是 CJK 大幅倒退。夠明白了嗎?

[UPDATE] 黄鹏大神表示自己受雇 google 是为了整合 IBUS 到 Chromium OS,他从来没有放弃 IBUS 输入法。

我們沒有要求你們能幫上忙,一羣螞蟻對大象喊叫,沒有用,但請不要再拖後腿。引用你們的邏輯,到時我們能維護自己的輸入法。你們呢?這是不是又一次的實力不對等,大吃小呢?但是這是我們願意聽你們抱怨給你們解釋,要是我們翻臉呢?反正目前西施社區老外只聽我的,你能奈我何?我們的打包團隊能否掉你的任何提議,換發行版嗎?只要有戰友在,你們永遠什麼都做不了。

知道 SCIM 爲什麼曾經那麼火嗎?那是蘇哲先生在西施工作期間開發的輸入法。全體老外只知道那個。知道 SCIM 是怎麼從蝶變中移除的麼?戰友強行移除,即使日本人不同意。漲臉嗎?沒什麼漲臉的,弱肉強食,自然選擇。

所以這不是「代表」或「樹敵」的問題,這是一場老弱病殘走開的聖戰。你們的心情我們都能理解,就是需要 Linux 越來越好,越來越適合中文用戶使用。這也是我們需要的,不然開發幹嘛?打包幹嘛?但是給鬼子指路的事情請不要有第二次。

昨天那文說的劃時代的意義是什麼?是我們做了不再重造輪子的嘗試。

我們不想,也不需要由一些不瞭解 CJK 輸入法的人爲了在英文上有鍵盤輸入法(爲了兼容智慧型行動電話),就把我們的東西拿去改到我們自己無法使用卻不能變更。

以上是感情的說法,下面是理論的知識。

統計數據的真實性

這點不是西文社區質疑的,而是我們習慣並善於內鬥、沒理由也要戰鬥的中文社區自己質疑的。

該統計調查是公開進行的,同時發佈在 G+,Linuxsir 論壇,openSUSE 官方論壇,臉書繁體中文西施社團,如果前面有人沒有看到,再重申一遍。

有足夠的 openSUSE 受衆。是的,它是面向 openSUSE 的用戶調查。結論是:(最新數據沒有看,但是山木投給了 IBus,至少跟 GNOME 社區討論的時候是這樣的。)

簡體中文:100% fcitx

繁體中文:100% gcin/hime 感謝你們有些人還捎帶上了 fcitx

然後有人質疑,我在 debian 上,首次開機就裝 IBus,Fcitx 的 100% 何來?這難道用我解釋嗎?

我沒法左右調查結果。也不值得。

因爲 Google 問卷不支持統計瀏覽器 UA,所以判斷不出你是什麼操作系統,你都不需要去下我們西施發行版。直接就能潑髒水。

我自己去改數據表也沒意義。僞造數據通過了,西施的用戶最後還是會要求換回來,我攬屎上身幹嘛?GNOME 聽不懂中文,我識得。

還有有人質疑針對西施的調查對 GNOME 的適用性。

這裏需要引述一下 GNOME 開發者的說辭:

我們要一個輸入法。所有用戶都可以依靠它。

那麼只需要說明,有些用戶確實不依靠它。那麼他說的所有就站不住腳。畢竟可以依靠不是必須依靠。那我的調查完全夠用。

現在是不是整合輸入法到桌面的時間

這個不是普通用戶能插嘴的問題。甚至不是自以爲開發了一兩個程序的開發者就能插嘴的問題。也不是我能插嘴的問題。但是作爲一個發行版的維護者,還是能瞭解到一些東西。這是告訴你們的專業結論。全世界真正懂輸入法的人做的結論(只有中國一批不到 10 個,日本一到兩個。西施日文德文英文大佬都承認不懂。實際上蘇哲先生離開西施後他的工作無人能懂,不然 SCIM 也不會死。至於 GNOME,它要懂,SCIM/IBUS/FCITX 的大部分 BUG 根本不會發生)。因此你不配質疑。那十二三個人也不會給你解釋。

不是。

IBUS/FCITX 哪個好?

[背景知識]

輸入法有三塊:框架、引擎、長相。

我們討論的輸入法 IBUS/FCITX,都是框架。

之所以老外不懂輸入法,因爲他們剛開始試圖讓 FCITX 證明它的引擎先進。

SCIM/IBUS/FCITX/ 都用一樣的引擎。sunpinyin。googlepinyin。libpinyin。你說 ibus-googlepinyin 用着挺好的人,fcitx-googlepinyin 最差和它看平,不會更差,因爲裏面的東西都是一樣。什麼瓶子裝的而已。所以就跟那個「乾爹送翡翠,B貨都不如」一樣。所以輸入法作者不愛和你們交流,倆人根本談的不是一個東西。

實際上真正能決定輸入法「好」或「壞」的地方在於框架。但很少有人懂框架,你們說的都是引擎。引擎甚至都可以不是輸入法作者開發的。蘇哲先生現在就有幹引擎,可是 SCIM 還是死了。

所以很容易各說各的。對牛彈琴。

SCIM 已死。(都同意吧?不同意的請去讓它詐屍一下)

IBUS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如果你們爭論的問題稍微變一變,因爲做爲中國人,只要給你 A 和 B,你們就不會討論並存的可能性,而是打起來。從古到今,異族屢試不爽。變成 SCIM/IBUS 哪個好。一樣會有今天這麼激烈的爭論。這也是輸入法作者不願意搭理你們的原因。沒有必要。技術上的好。時間會說話。

IBUS 作爲框架的新特性開發已經停止,雖然有 libgooglepinyin libsunpinyin 什麼的。但是底層不會再有新東西。「它比 SCIM 好的地方在於引入了模塊化這些劃時代的東西,比 FCITX 差的地方在於應用層不夠抽象」,我不懂,但是解釋的人說,你想加一點點新特性,哪怕和輸入法引擎無關,所有引擎你都得 HACK。

而它的底層也就是框架不會再動了。目前是紅帽社區的老外在修 BUG,GITHUB 上有源,一共九個人,「積極的開發中」。實際上 IBUS 底層他們不知道怎麼去修,因爲設計並實現底層的大牛已經去谷歌了,而不改底層的修 BUG 對於九個人來說 IBUS 又太大了。所以積極的開發中,甚至忙到沒有時間通過 FCITX 在潘多拉上的包,但還是沒有結果,用戶的感覺沒變化。哦,因爲目前我眼中只有 FCITX 和 IBUS,所以批評 IBUS 就得用 FCITX,容易給爲了吵架而吵架的人話柄,好吧,我換成智能 ABC 總行吧。到時候你們和微軟鬧去。看看他們的回覆是不是「我們想要提供給所有用戶一個儘可能的用戶體驗」。

因此 IBUS 的死忠飯也只能說這裏用着挺順啊,那裏挺順啊。而不敢談特性了。因爲 IBUS 目前在你們嘴裏的特性都是引擎這塊的東西,智能 ABC 都有,而智能 ABC 作爲框架實現的東西,IBUS 現在沒有,以後也不會有。

FCITX。完全模塊化,抽象層。GNOME 社區說的、和一些 IBUS 用戶說的多語言支持,的實際結果是,FCITX 比 IBUS 多。當然最多的是蘇哲先生的 SCIM,光是日文就有五種之多。你用嗎?

簡體中文: FCITX 當之無愧。雲拼音 IBUS 沒有吧,或者說能日用嗎?其他都一樣。對,FCITX 沒有手寫,只有 GITHUB 的源,現在還不能用。IBUS 有能用的,但沒人用,發行版也很少打包它。

繁體中文:倉頡、鄭碼、注音,無暇米,五筆,二筆都有。IBUS 碼錶有硬傷。香港人要 HACK 碼錶才能用。

其他語言:CNS11643, Compose, Emoji, Ipx-x-sampa, Latex, Rustrad, Thai, Translit-ua, Translit, Viqr, Yawerty. 我也不知道是啥,兩者都有。

日文:FCITX 有一個實驗性 ANTHY。IBUS 有一個可用的 ANTHY。兩者都有一個能用的 mozc。但是那玩意開源社區不認爲它是開源軟件。所以我自己說 FCITX 日文支持差不要聽歪了。不是對用戶的日文支持差,是對發行版的支持差。因爲 MOZC 不認爲是開源軟件,那你得給用戶預裝一個開源的日文輸入法。FCITX 暫時還沒。但未來 FCITX 會有 CANNA,這是西施日文大佬要的,老 K 應該會開發,SKK,WNN 也不是不可能,IBUS?再不會有了。老外開發不出來這個。日本人寧可用 MOZC 都不願去讀 SKK 的代碼。真不知道蘇哲先生當初是怎麼做的。

韓文:HANGUL 都有。引擎完全一樣。按照你們只看引擎的邏輯。兩者一樣。

越南語:IBUS 不能用。FCITX 有。

英文:兩者都有 m17n,FCITX 已經有了一個非常成熟的屏幕鍵盤。這也是 GNOME 老外們想偷的,但是現在他們腦子沒轉過彎,不知道有這個東西能偷,所以他們想在 IBUS 上做一個,但自己又做不來。

智慧型行動電話:maliit。fcitx 有,ibus 沒。

配置:GNOME 上兩者的配置頁面差不多。但 KDE 上 FCITX 是目前唯一一個把自身配置頁面整合到個人設置中心去的輸入法。

GNOME-SHELL: ibus 有個 indicator,但 fcitx 的 kimpanel(GNOME SHELL 上也有,是個外掛) 使用了標準 DBUS 協議。也支持 SCIM/IBUS。

所以大家已經能看出來了,不是 IBUS/FCITX 哪個好的問題。是GNOME 老外要的東西,簡單說其實就是 fcitx/ibus-m17n + fcitx-keyboard + kimpanel 的 GNOME-SHELL 外掛。他們在重造輪子。造不好不說,還容易把 IBUS 搞壞。(爲什麼造不好稍後說)我們其實在拯救的是 IBUS。更何況他們不懂裝懂要把這樣的東西自以爲是的以「整合桌面」的名義,寫到諸如 CLUTTER 這樣的底層基礎包中去,以 IBUS 硬編碼的形式。所以不但壞了 IBUS,也壞了 FCITX 和其他一切輸入法(已有的和還沒有的)。至於爲什麼會了其他一切輸入法,你把 .NET 寫死到 WINDOWS 裏去,你還怎麼在上面搞一套 LINUX API? 有人會在 WINDOWS 下用 LINUX 原生程序嗎?能嗎?真要讓他們幹成了,那不是整合桌面,是搞砸了包括 IBUS 在內的一切輸入法和 CJK 用戶體驗。

有人說,「掛在用戶看」,開發者就修了,「就有無數人搶着維護 IBUS 了」。內核明天傲嬌給你看,你瘋不瘋?你會去內核開發列表找 LINUS 嗎?顯然不會呀,你轉身切 WINDOWS 了。到時候苦的還是我們這些打包的和做發行版的。他的錯還要被他罵。再說 IBUS 掛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打包的還是那幾個,該是誰還是誰。開發的?不見漲,反而少了。它作爲發行版默認輸入法都能有這個趨勢,你覺得 GNOME 就能帶來新改變?所以不要說廢話。

有人說,「憑什麼你就認爲 GNOME 的人搞不好?」,我電腦借給你,你來開發這個特性,好嗎?GNOME 的人在輸入法的問題上真不比你強,甚至他們連輸入法有三塊都不知道呢。跟盲人摸象一樣,摸到個引擎就以爲是全部了。所有好用的輸入法都是我們中國人造的,他們造的那叫屏幕鍵盤,在中國人眼裏太小兒科了。

GCIN: 這傢伙就是一個大雜燴,要啥,寫進去。就跟你把什麼都寫在 MAIN 裏好不了哪去。這是臺灣人爲什麼會 fork HIME 姬的原因之一。但 HIME 姬就真正好嗎?沒有好到哪去。加的 PATCH 更重用戶體驗,底層還是很少碰。當初 GCIN 大佬威脅說不寫 GCIN 了,把他們嚇壞了。

但 GCIN 是另一個問題。只有很少一部分臺灣人會用 fcitx-libpinyin,因爲註音做的確實不錯,但實際上他們很警惕大陸開發的輸入法,不是政治上的原因,他們認爲開發者是簡中傾向的,繁中必然搞不好。當然他們很尊重蘇哲先生,他是個怪才。蘇哲現在要是回來搞 SCIM,沒多久 IBUS/FCITX 的爭論就很難再存在了。

爲了用戶體驗,我們必須提供 GCIN,即使它設計和實現再差。因爲目前沒有比它更符合臺灣用戶習慣的。任何移除 GNOME 的行爲臺灣人不戰鬥,我也會戰鬥。打洋鬼子的戰鬥,是個能扛槍能慰安的中國人就能參加。

不過顯然 GNOME 不這麼想。

FCITX 真的那麼好嗎?

不盡然。是的它的設計實現都很新,特性也多。技術上比 IBUS 強是懂輸入法的人的共識。但仍需要打磨拋光。至少要小修小補一段時間,才適合作爲發行版甚至 GNOME/KDE 的默認輸入法。這是作者自己的話。

爲什麼西施做了?因爲用戶選了。因爲作者是我的好朋友,我收到 BUG 他一兩個小時就能搞定。他認爲基友的需要永遠排在第一位什麼的。實際上 FCITX 現在近乎是西施專用輸入法。發行版包狀態

就像我在郵件列表裏說,翁雪天已經試圖取悅我們那麼長時間了,是時候做點什麼來取悅他了。就這麼簡單。

所以不怕大家不願意,事實上,目前沒有一個中國人開發的 CJK 輸入法適合作爲 GNOME 的默認輸入法。未來可能會有,但那是 FCITX。

「FCITX 要真那麼好,用戶自己就來了」

但你知道用蘋果默認輸入法的有多少?裝了 360 不卸的人有多少?那叫用戶佔有率嗎?

於是我移除了你們「最愛的」的 IBUS 的默認輸入法,讓用戶真真正正能用腳投一次票。

GNOME的上遊就準備好讓它有輸入法了嗎?

X11,沒有。我只有這個答案,原因我也不清楚。

GTK2,沒有。老 K 昨晚兩點剛發布的新鮮出爐的 BUG。

[背景知識]

輸入法的標準工作流程是:

鍵盤輸入:傳遞給應用程式或輸入法;

輸入法:接受輸入,那麼應用程式就得不到任何相應,因爲這時候我們要輸入漢字了。拒絕輸入,那就做爲應用程式的快速鍵讓它來響應。

好了,大家是不是覺得斷了點什麼東西?

是的,缺少一個中間程序,來決定究竟是發送按鍵行爲給輸入法,還是給應用程式。或者說,GTK2 缺少一個實現,把按鍵行爲先發給輸入法過濾一遍。爲什麼沒有?老外不知道,也不用,所以根本沒法開發這個。直到你大手牽小手的教他。

因爲目前沒有,輸入法只能自己捕捉鍵盤按鍵,但是有應用程式和它搶。所以有時總「掉鍵」。而且這種被 CJK 輸入法開發者好不容易才 HACK 出來的捕捉方式,也是時靈時不靈。所以你們有時會失去響應,甚至怎麼都調不出來輸入法,因爲輸入法根本不知道它該出來啊。

另外還缺少一個東西,應用程式得有反饋,這樣你鼠標點下去,輸入法才知道底下的到底是個輸入框,還是個密碼區。還是個別的。比如我這程式這輸入框只支持英文,那你彈個鬼的輸入法窗口?抱歉,你們罵錯人了,這真不是輸入法目前做的到的。

而且還需要一個處理這些應用程式反饋的中心。讓輸入法做?不是不可以,那樣子你永遠也別想換輸入法了。

桌面環境究竟能綁定輸入法到多死?

你需要瞭解上面的背景知識。明白我們需要一個應用程式反饋的中心。但要是這個中心是以 IBUS-* 的方式寫的,你所有其他輸入法都收不到類似的反饋,你的系統也再也離不開 IBUS,因爲過濾器這個環節斷了,應用程序也收不到消息(目前這就是 GNOME 的人正在做的)智能 ABC 就是這麼幹的。但他們是微軟中國的人幹的。所以能發送類似反饋給搜狗拼音。但 GNOME 亞洲有人幹這活嗎?沒有,GNOME 亞洲目前還是類似於一個用戶社團這樣子,開發者很少,也真幹不來這活,都是基於 GNOME 開發個什麼東西,而不是開發 GNOME。那 GNOME 歐洲的人會給你發統一接口的東西出來嗎?目前他們說不會(他們甚至就不把統一接口放在考慮範圍之內,即使知道了其他輸入法,爲什麼?人家告訴你資源有限,屁話不是?)。因爲他們甚至連「其他輸入法」是什麼都不知道,他們只知道 SCIM/IBUS,SCIM 太老不選了,只有 IBUS,哦那我們只做 IBUS 就好了。

好,上下游都不支持,你中間的硬撐着推,會有好結果嗎?

所以目前不是整合輸入法到桌面環境的時間。

你們拍腦袋把問題想的太簡單了,覺得不就是整合嘛。做進去就好了。可是做個不能用的進去最後受苦的還是自己。客觀狀態完全就不允許。

所以完全不是所謂的「低級用戶用默認,高級用戶自定義」的 Linux 傳統,而是「低級用戶不能用,高級用戶瞎折騰」。

但你們的熱情和希望是好的,誰不想要個拿來就能用,不要就能卸的和桌面深度兼容的好看的輸入法啊?我聽着我也想要,但目前做不到。

該不該由 GNOME 去挑一個輸入法框架整合?它能整合嗎?能整合得好嗎?

想拯救世界,得先能拯救世界。

GNOME 具備拯救中文世界的能力麼?

完全不具備。

他們的人連中文日文都分不清楚。咋弄 CJK?

你完全不識行情,怎麼挑?賠光屁股給用戶笑嗎?

充其量只能做到英文。CJK,愛咋咋地了。

該不該整合輸入法框架到桌面環境?

答案是該,太該了。

但不是整合一個,是全進去。

WINDOWS 下的輸入法給了你們誤區,以爲它的輸入法框架是可換的,實際上他的輸入法框架就是一個。所有你們認爲的輸入法都是引擎+長相。

如果這是中國人開發的桌面系統,整合一個完全沒有問題。

如果這是個外國人開發的桌面系統,整合一個絕對不能允許,挑 IBUS 挑 FCITX 都不對。

因爲他們搞不來框架,沒有那個技術,這個歷史由來已久,不是 GNOME 絕對做就能學會的,中國菜歷史長不長?老外炒一個?香嗎?

所以他們的工作其實是:整合進去,放着,等作廢。

所以其中相當長的時間裏,CJK 用的都會是一個面臨作廢的東西。

也許有的人又會用那套當用戶吃現成的吃習慣的論調說「到時候中國人就去維護 GNOME 了」,你知道,多難麼?你看過一丁點 GNOME 的文檔麼?你都不願意做,憑什麼要別人去做?

所以爲什麼不做統一協議?

GNOME 的答案是:資源有限。他們也很怯,因爲他們知道自己輸入法都不會做,別說協議了。他們要會做輸入法也不會找 IBUS 不是麼。

所以你們把 GNOME 當救世主,恐怕是要失望了。

GNOME 究竟剝奪了你們哪些自由?

需要瞭解下現在的輸入法管理是由發行版指定的,用戶對發行版指定的不滿意,可以換。發行版對他指定的不滿意,可以換。

GNOME 默認輸入法?還寫死?

那麼發行版打 GNOME 包的時候只能帶上 IBUS?同樣是一些老外,哦?既然有輸入法了那還指定什麼?不知不覺沒自由了。那些想指定輸入法的發行版呢?會有一幫嘴巴很髒的小白用戶整天在論壇問「libIBUS 爲什麼刪不掉?」但這是發行版還管得了的嗎?你想換,同樣的情況。至於 libIBUS 爲什麼刪不掉,前面給了技術上的解釋,還看不懂卻想噴的,「let you be 二逼」。

另外技術上也說了你們要的所謂「統一桌面體驗」GNOME 和輸入法目前都做不到,還問「爲什麼要換」?「let you be 二逼」。

evolution, konqueror blabla…

他們那不叫綁定,那叫基礎包。你依賴一個兩個基礎包叫綁定。你要什麼東西都依賴你,那它就是個基礎包。你們真要一個你都知道的 BUG 重重的 IBUS 當基礎包?(因爲輸入法是用戶直接面對的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東西,只要他想輸入)

換雷鳥?說真心話,要是你能決定當初 evolution 綁定不綁定,你要它嗎?

搞死雷鳥了麼?雷鳥的開發者也在罵 GNOME。

輸入法不好,怪桌面環境?

大多數輸入法的 BUG 都直接來自於桌面環境。

誰污染,誰治理。

拿 code 來。

翁雪天又不是沒拿過。沒有用。

以後你要在任何發行版上安裝軟件包,先給我打個。

PS:

真心希望不要再有臭到樓上樓下的評論出現了。LINUXTOY 不是 CNBETA。

另外上文我是發表在自己的博客。所以說我脾氣大,我的博客,愛看不看。至少有人愛看,所以轉了。

Written on May 15,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