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k 的尊嚴(三)塵埃

首先,按照 @csslayer 的說法,紅地毯鋪到大門口,再該傳教傳教該懲戒懲戒。彙報下進展:

虎戰士(@tigersoldier) 寫了一篇很客觀的技術文:關於 GNOME 整合 IBUS 事件的技術細節

它的技術方面說的很客觀,「正確與否」我不懂(拜托要是真参考了我的「技术文」要给 pingback 哦),老 K 可能說那是個渣,但至少它解釋給普通用戶聽應該夠,注意,那也是一篇傳教文,該腦補腦補,該過濾過濾。

但它的結論是錯的。所以看技術就好。但也不是它想錯,是事情後來變化了。

正在開發 IBUS 的日本人 Takao Fujiwara 說:「也許我可以加一個判斷 ibus.pc 是否存在的東西,但這取決於 GNOME 的要求,大策略是他們定的。」

意思就是說,IBUS 的開發者私下裏也覺得應該有個開關,但到最後給不給這個開關,還是要看 GNOME 的「大策略」。

另外即使有這樣的開關,這個開關也不是給用戶的,是給帖子裏的發行版維護者的。就像虎戰士說的,你的發行版沒給你開,還有的選擇,那就是能自己開的 gentoo。這比「drop GNOME」的選擇好了一些,至少還可以有 GNOME 用,雖然折騰过程不比直接 drop 掉簡單。

這正是我這樣的發行版維護者所喜聞樂見的。至少態度先擺出來。到時候你整合的好,用戶歡迎,自然給你打開; 整合的不好,也有 fallback。這也是我當初去 GNOME DESKTOP DEVEL LIST 發言的目的。目的達到了。我就沒有必要再干預什麼了。因爲我的發行版同樣有用着 GNOME 的小白。

但目前有沒有,不確定。要說之前是看負面,現在只能看平。看正面還太早。因爲回覆者沒有決定權。

這依然集中在「編譯依賴」這個環節,而不是「運行 runtime」這個環節。也就是說,你發行版沒開,會怎樣,誰來管。太多技術我不知道,但屢次被提到的一個東西叫 CLUTTER,還有虎戰士提到的 DAEMON,CENTER,究竟不開後會不會死球。想把這個噴出水平我來不了。就像 Xu 私下裏說的,到時候中毒已深,解套可得幾個 release。

@csslayer 作爲「其他輸入法」的開發者,私下對所謂「中文用戶」的素質極爲失望,在郵件列表裏面這麼說:「即使,即使,GNOME 只有一個 IBUS,我依然能做 FCITX 的 GNOME 支持。」。至於爲什麼沒有對 GNOME 失望,拜託,就沒抱希望好嗎?

「在 KDE 活着自由得多」—— @csslayer

套用老 K 的話,我也可以自信的告訴我的發行版的用戶:「即使,即使 GNOME 只有一個 IBUS,我大 KDE 依然有辦法讓 FCITX 作爲 openSUSE 簡體中文的默認輸入法,GCIN 作爲 openSUSE 繁體中文的默認輸入法。而不會讓大家之前的投票都作廢」。

至於 GNOME,之前一直強調說「它像 KERNEL 一樣不能用「死給你看」的無賴方法做事」是因爲作爲一個有着衆多用戶的桌面環境,它很重要。

但現在看來它一點都不重要,因爲它就沒在乎你用戶咋看,只要你去反饋,你立刻就被打上「一小撮折騰用戶」的標籤,因爲低級用戶是不應該會報 BUG 的,看,這個事實立刻就被他們的邏輯給歪曲了,「不應該會」,逼急了會不會?所以「高級用戶選擇,低級用戶使用」在他們眼裏根本站不住腳,所以不是我們這些所謂的「高級用戶」想代表你們,而是我們一開始就根本沒法代表你們。至於低級用戶自己去,拜託,技術列表好不好,不談技術直接列入 「Troll 腦殘」,甚至哪怕你談 KDE, 談 KERNEL 都不行。但是他們說:「我們要的是一個面向普通用戶的即拆即用的系統」。

(別跟我談文化語言差異,先去推上問問我是哪兒畢業的。你抗議,就會有道歉,不抗議,就永遠是那種自大的口吻,我道歉是不想讓中文開發者太難做,另外是真的有點累了。我一個 KDE 腦殘粉,在 LT 上挨着自己人罵,去 GNOME 郵件列表給你們爭取利益?李鴻章難做啊。)

就像某位開發者說「早就不會去做與上游爭的傻事了,雖然選擇越來越少,但還有選擇」。

所以,天助自助者,用腳投票吧。

好了,到這裏,不贊同的我的可以走了。不愛看損人的也可以走了。下面我開始我自己的真正內容。

豬一樣的隊友

甚至你到郵件列表上罵人我都不會裝和事佬,因爲你們說的就是我想說的。那叫 DPS。沒 DPS 會不會滅團? 不會,如果 MT 和 HUT 夠強。但是 GNOME 副本裏要有個給大 BOSS 加血,給己方加虛弱的己方奶媽呢?

(下面我要指名道姓了,我也沒有私人的東西曬出來讓你說沒原則。所有東西都來自於公開事實。你在我的博客上回噴是肯定刪的。起訴呢?一我準備好了接訴狀,二我的博客在大陸不存在。)

這個人就是郵件列表中的 Ma Xiaojun。

爲什麼說他不是 NPC 而是「己方」。

因爲一他是中國人,搞的我都有點想當新加坡人了。

二根據 Xu 無意中爆料的郵件,他的目的是:「把 GNOME 搞壞,然後就有千千萬萬的開發者/維護者搶着修 IBUS 了。當然,誰愛修誰修,他是不修。他想要讓 GNOME 學 UNITY,想要死給用戶看,這樣就有技術進步了。」

首先他知道,沒有那麼多千千萬萬的開發者/維護者。能「修」的開發者就那麼十幾個,能維護的每個發行版就那麼兩個。這在我的「CJK 的尊嚴(二)聖戰」裏已經很清楚的說明了原因了。

其次他用 MAC,他要的是技術進步,用戶死活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因爲他不用。

這就是爲什麼他能在所有人都站在用戶的立場上 FIGHTING 的時候他能給這些戰士們貼標籤諸如「那些覺得 IBUS 是屎的人同時也覺得 GNOME/UNITY 是屎」,這在 GNOME 列表裏等於說只要是出言反對的不管說什麼都是在潑髒水,全然不可信。他們的投票結果因爲用戶沒有昧着良心投給 IBUS 的所以都是髒水。(至於爲什麼沒有投給 IBUS 我前一篇文章有說,而且現在有了,是山木 @hillwood。)他們對 GNOME 提的建議覺得 GNOME 應該改進的地方全是潑髒水。(技術上的事,Takao 和另一位開發者已經對 @csslayer 表示了贊同,用戶體驗的事,GNOME 的人自己都說非常感謝你的反饋,LT 上面用着 IBUS 的人也有反對 GNOME 那麼做的。無論技術什麼實現,在用戶的角度強行綁定就是不對。EVOLUTION 這種例子評論中用戶自己都給解釋的很清楚了)

此時此地,我想說 Ma 同學非常的獨立客觀啊。這就是我們所有出言反對的人的真實想法。但作爲開發者,他用什麼,他喜好什麼,全然沒關係,他報上游 BUG 是爲了滿足下游用戶的需求。

爲什麼說他給己方加虛弱?

實例一,抹黑統計數據

首先,我說我有 openSUSE 用戶的調查,目前 100% 選了 FCITX(調查的事情我上一篇文章解釋的很清楚了),然後他說:

「大家好啊,我是另一個野生 LINUX 中文用戶,我支持 IBUS。」

尼瑪?那就是我吹牛逼呢是不?

LT 評論同樣一個論調「哎呀,又被代表了」「100% 太扯了吧」。

這不是「代表」的問題,是在你參與投票之前,你的傾向根本不存在。我在 LINUXSIR 的投票貼裏說的很清楚「即使你支持 IBUS,也請來投票,不然贊成替換的多了,你的傾向就會被覆蓋掉。」

中國不乏這種裝大爺的事,十分的見怪不怪,選票遞到你手裏,你寫個「多拉 A 夢」交上去,扭頭就說「哎呀,又他媽的被代表了」。同樣的調查,憑什麼人家收的到你收不到?因爲工作錯過什麼事情,那不是很正常嗎?董事會還有參加不了的呢,「哎呀又被代表了」,不想被代表,就要積極參與,夠清楚了嗎?

實際上代表你們的是 Ma 同學:「我不認爲任何社區應該要麼忍,要麼滾。我會報 BUG」他自己會報 BUG,因此所有人都應該報 BUG。

同樣也代表了開發者/維護者和用戶:「GNOME 能不能把 CJK 做好依賴於本地用戶的參與,這需要兩邊都做事。我對此很樂觀。」是不是很有獨立客觀範兒?反正我不做事,需要你們兩邊一起做事,我很樂觀。

GNOME 的死不死需要所有 GNOME 用戶的口水,這需要 GNOME 持續的往差了做和用戶的積極參與。我對此很樂觀。反正我該上班上班該吃飯吃飯,啥都不耽誤。

同時也存在另一個論調「欽點的就是有前景」。就像我在第一篇裏說的:「今天是民國 102 年,滿清遺毒,還真的存在嗎?」答案是廣泛存在,而且你們意識不到。「欽點」?自由軟件世界裏從來沒有「欽點」這個說法。領導人哪個不是「欽點」的,你們爲什麼還要反對他?然後就真有前景了?

另外一個重要事實是,他用 MAC,偶爾用的發行版是 FEDORA,根本代表不了 openSUSE 的用戶。之前用 UBUNTU,被論壇用戶給罵跑了。看,用戶們,他又來禍害你們了。

實例二,潑好心人髒水。

到處都有人感慨:「@csslayer 用着一個只有 kde 的系統(chakra),卻爲 GNOME 用戶做了那麼多事,真的是很不容易」

他直接說「(只要)覺得 IBUS 不好的同時也覺得 GNOME 不好」。覺得好不好是一回事,有沒有心幫你改是另一回事。

還說「這裏的人都能維護自己的輸入法」。是的,奧巴馬不當總統也能吃上飯,下次開聯合國大會的時候你去那麼說。GNOME 開發者都能維護自己的桌面環境,他們就不該開發 GNOME 了?

實例三,搶着質疑

先說明一件事,搶着質疑沒錯。

但是在對方明顯有傾向的情況下,搶着質疑己方,只會大大削弱己方的說服力。所以後來主力 MT @csslayer 都不發言了。

在 GNOME 的郵件列表裏,這個傾向就是,GNOME 是好的。所以,說 GNOME 不好的,必須自證,說 GNOME,好的,毋庸置疑。好,這就是 Ma Xiaojun 生活的土壤。

而我們要不要給他解釋呢?解釋吧,他聽不懂,Xu 在 GTALK 上給他解釋了整整三個小時。不解釋吧,看你自己說的話,自己人都懷疑你。因爲即使 Ma Xiaojun 想當漢奸也得對方肯收,所以對方也把他劃入我們陣營。甚至後來把他自己冒充大人物的東西,當作是「偉大和解」。這個後面談。

好,Ma 都幹了什麼事情呢?

@csslayer 和 Xu 正在從技術上解釋爲什麼崩潰是可以預見的時候,不懂技術的 Ma(Xu 解釋過)跳出來說:「爲什麼掛是必然的?我覺得不是。即使掛了,我覺得也不那麼壞」另外這句裏還有一句像洋主子邀功的話,大意是說,你們做吧,決定權在你們手裏。什麼時候一個輸入法,需要洋人做決定了?但我懶得批了,爲什麼他們做不了決定的原因前面兩篇文章都有講。

看這句話的邏輯,是不是車軲轆話誰都會說?反正在這個有傾向的列表裏他無需自證(實際上他證不來)。「爲什麼一定不能吃屎?我覺得不是。即使吃屎了,我覺得也不那麼壞」是的,在礦難或地震的時候,沒有吃的,吃屎也不那麼壞,能活下來。還有吃觀音土的。

但洋人會怎麼想?哦?你自己說的事情,同胞都不相信你,那我憑什麼相信呢?

同樣的還有「你看起來假設崩潰必然發生。我不這麼認爲。

同樣的還有「爲什麼不能是 GBUS?我覺得 GFCITX 也不錯哦。

他總是在你很詳細的解釋了一件事情之後(當時不是向他,他從來就沒成爲過主角,雖然他一直在做這種主導 LIST 的嘗試)。做出這樣簡單的無需自證的反問。「Ma Xiaojun 看起來是個傻逼。我不這麼認爲。他就是個傻逼」要是我和 Xu 都認爲他是這個傻逼,這樣的話顯然無需自證。但他自己看了會非常莫名。

爲什麼不能是 GBUS 發生在我向老外很清楚明白的解釋了爲什麼不能是 GBUS 之後:IBUS 首先是一個全系統的輸入法,然後才是一個正準備被整合進 GNOME 的輸入法,所以它不能是 GBUS。因爲還有 KDE。(就因爲明確的告訴他,我還被列表管理員警告了一回。他們是這麼說的:這是個關於 GNOME 整合的帖子,因此 IBUS 在 KDE 上死活都不關我事

作爲一個 FOSS 社區,你都不負責任到不管人家死活就強推一件事的地步了,還有希望嗎?還不夠 CLOSE 嗎?

因此我決定反水變成 GNOME 和 IBUS 的腦殘粉,主要任務就是推進他們一切錯誤的決定,保證掛在用戶看,保證 GNOME 早死早超生。

還有這條「我不明白你的原因」。實際上是他自己說:「我沒見過過一輩子還在的輸入法,但 GNOME 永存。即使 GNOME 3 變了很多東西,我還能認出來文本管理器和文件管理器。」

是不是一個目的是讓 GNOME 掛在用戶看的人說出這樣挺 GNOME 的話來你都五體投地了?GNOME 3 永存,輸入法必死,難道還不能說明某一個輸入法自己本身不能作爲一個標準?

還有這條「LINUX 內核是靈活的不代表任何其他的內核都需要是靈活的。自由軟件,自己改。

原文是,如果有一天 LINUX 內核說我們選 KDE,GNOME 怎麼辦?還不夠清楚麼?普通用戶要麼用 KDE,要麼滾。自己改?反正 Ma Xiaojun 自己是改不來也不會改,但是裝逼的話誰都會說,沒有 Linus 的腦,卻長了 Linus 的嘴。這樣的話會專門開一個子標題來講,別急。

還有這條「比喻錯誤」。

說的是:GNOME 不能用單一輸入法(而應該是一個標準),就像 LINUX 不能只用一個 DE 一樣。這不夠清楚麼?現實是實際上世界上有那麼多桌面環境,LINUX 自然不能只用一個。不然內核開發者明天就少一多半。但他不管的,雖然他說我是一個開發者,我很在乎理論,作爲一個開發者,總是能從衆多解法中挑出最傻逼的那個,總是幻想着不現實的「理論」,明天我們就有新的「相對論」了?意思是我們人類不過是地球上的一些岩石腦子中的童話故事?任何一個尊重現實的人都覺得這樣的神經病趁早關一輩子。

(寫到這裏,有人警告我說不要再寫了,不然你名聲都壞完了。我這人在你們的世界中存在嗎?所以談這個有必要嗎?快意恩仇就好。有人說不要跟傻逼一般見識,不,你越不一般見識,傻逼越來越多,就好比你越不清理垃圾評論,垃圾評論就會越來越多一樣,治理傻逼,從我做起,從小事做起。

我知道你們一般人都不會在這種明顯人身攻擊的文章上回覆的,但心裏一定特別爽。我這人寫文沒別的特點,就是通感特別強。保證感同身受的爽死你們。)

還有這條「這種推給用戶立刻就壞然後接着修接着壞的情況到處都有。我們現在停下來,問題就能得到解決嗎?」。

看吧,又把自己往 GNOME 開發者的角色裏代入了。如果我直接面對用戶,我是肯定不敢說「哎呀,打個包讓你系統三天不能開機的事情誰都幹過。」,「哎呀,我們朝鮮發射個火箭炸得你家祖屋片瓦無存的事情美國也幹過,認了吧」,即使我幹 NVIDIA 顯卡的時候真的讓山木 @hillwood 的電腦三天不能開機。但我還是會說「謝謝你發現了它。我這就修好」。但是呢,他是「意淫」的開發者,自然敢說。

我們現在停下來,問題就能得到解決嗎?你正在搶劫,有人阻止你,「我們現在停下來,我們沒錢的問題就能得到解決嗎?」

實例四:裝大佬

例如:我經歷了自由軟件世界如此之多的失敗,但我依然心存希望

是不是你要不是個 Mozilla 的人,你都沒臉說這話?馬丁路德金啊,I have a dream…

還有這句:把一個精心選擇的輸入法框架推送到 freedesktop.org

實際上我高度懷疑他連 freedesktop 是什麼都不知道。別讓我自證,我這兒是有傾向的,凡是支持我傾向的東西都不需要自證。

實際上這話是 @csslayer 說的,但原文是推送標準。於是他加上倆形容詞,替換爲他和他的洋主子想看到的「輸入法框架」就貼出來了。嚇壞我了,太牛逼了,嬰兒一落地,就喊一句「海賊王,我當定了」,連發行版的軟件包都沒推送過的人,上來就要推送 freedesktop 標準,世界就是被這幫孩子們玩壞的。

還有這句:我從 KDE 第一天就認識它

太尼瑪霸道了!反正不貼身份證,我都想背誦了!「你知道相對論嗎?」「我從相對論第一天就認識它。」「你知道地心世界嗎?」「我從地球產生就認識它。」

這得是學術多麼牛逼的人才敢講出來的一句話啊!我相信圍觀列表的 LINUX 內核五大牛人之一 ALAN COX 也不敢說吧。

還有這句:我剛給你們這幫人註冊了一個頁面

是不是想到了點什麼不堪回首的往事?小學你媽有沒有給你報過特長班?

事先說明,GNOME/openSUSE/FCITX/DEBIAN/FEDORA,總之,參與的各方都有自己的維基。手賤不?

我們發行版大佬直接沒甩他。

另外還讓我想起一件事,當初也是在 FCITX 郵件列表,這人也是「我爲你們開了一個維基頁面」。什麼意思?我只管開,不管寫,但以後這個頁面的成就是誰的?我的。你們特麼的都是給我打工的。

另外如果大家做個小統計,就會發現即使我和 Xu,不理他,他也是每篇文章必回的。不信大家去看我博客的各個頁面,都有他的留言。你回覆,他就等着你回覆好和你吵架呢。

所以我決定,發在主樓,然後刪掉他的所有回覆。

就像我昨晚在推特說的:

在真正反水前最后说一句。邮列里那个ma xiaojun是最大的那条臭鱼,基本你说对的他不懂也会站在gnome那边反驳,这和他一贯的洋奸行为极为匹配,lp,fcitx开发,fcitx维基。这人有极强的领导欲和投机意识,智商极低。要是一年后gnome用户受苦。请不要忘了这个功臣。

这是个自以为比开发者还懂各种项目核心的流氓。对了。他的目的也是让gnome整合,保证必挂,这样就有人去开发ibus了,但他肯定不去。经教育失败没人理他了。目前他积极保证必挂中

此鉴于他的破坏性行为和意识,我建议各大发行版和中文社区不要接纳他为成员,回答他的任何问题。因为他的目的就是让你挂,然后就有千千万万开发者抢着修你。这人目前在fedora社区。你们自己看着办。

對了,我現在的也是 GNOME/IBUS 的腦殘粉了。主要工作内容是支持gnome一切决定,确保该整合足够傻逼一定会挂,以敦促大家放弃gnome。

之前一直说gnome不能挂因为他很重要,我突然释怀了。gnome根本就不重要。老k和fcitx一直都属于我大kde。那尼玛挂了才好啊。所以我是fcitx在ibus的卧底了。后续邮列发言是卧底工作需要。我的朋友们还请不要介意。大家一起演好这场戏,让gnome早死早超生 結

今天我要求 LT 刪除了我在 LT 所有的轉載。我可受不了我在自己博客寫文,別的站上要我吃屎這種滑稽的行爲。所以乾脆拉在自己地方。要有人來拉,那我就叫他吃了。

和 LT 的站長黑日白月沒有關係,我和他依然是個人的好朋友。只是 LT 這個站已經不太適合我發文了,因爲沒有我想面對的受衆。一邊願意學,得我願意教。師傅看你不順眼,那你永遠掃廁所。也不要說什麼 LT 不歡迎你這種話,白月明確說明只要想來,LT 依然歡迎。

總之這是一個洋務派之所以失敗的故事。帶着一堆老佛爺整天要錢蓋萬壽山這誰都受不了,這邊修鐵路那邊重金買回來拆誰都受不了。此類發出反對聲音的事情我再也不會參與,他們做啥,我贊成啥,直到欺負的沒有一個人對它有好感爲止。反正像你們說的,我能維護我的任何東西,我是高級用戶。

更重要的是,我也有 MAC。

參考文獻:

關於 GNOME 整合 IBUS 事件的技術細節 —— 虎戰士

Written on May 16,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