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性卖萌的胜利

今天下午还在gtalk上问火炬@virushuo关于@hecaitou和@chinesedancer的闹剧,晚上突然从别人的RT上看到他宣布退出推特的消息,我很惋惜。

一、支持率是哄出来的,永远别管大众要答案

每个人,在一个社群里都有自己的定位。虽然不一定是他想要的,但一定在他努力方向上的某个点。推特虽然多元,人欲也不过于此。比如北风想当大哥,虽然过程不是很美,至少现在无人不知(这件事之后我决定fo上北风,退出推北者list,北风可能还是一个小人,那又怎样,七情六欲谁都逃不过,他已经不再是左手酒右手刀的延庆太子了。火炬,life is short, you should try anything once); 比如空姐; 比如艾未。每个人来这都有个不可为外人道的目的,这个层面上大家都是阴谋论。如果没有一个目的就来了,那她一定呆不长。民那桑,这些年昙花一现有多少,还要到following里面去数吗?

认识火炬这两年,每当有个大事件发生,我错过了想知道,那么一定会去问他。可能得不到事情的全貌,但至少会有一个正确的意见。但即使所有的路都通向正确,它们也不是完全相同的。比如我不需要知道什么是ks转就知道@chinesedancer绝对有问题,因为她骂人的方式已经出离了泼妇的定义了。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去绑架别人和你走同一条正确的路。

他在推特的定位是说正确的话的那类人。所以我能理解他的愤怒他悲哀的点在哪里:一人成军。但其实,某个时间点上,这个时间点可能很多,大众可能需要一个正确做参考系,但不代表他们一定要站到参考系上去。

大众本来就是蓝绿营都可以拉拢的对象,所能做的只能是迎合它,民众会对取悦的效果用脚投票。如果认为美国人真的是人人以为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产生了一种“God chose America”的感嚼,才去死磕萨达姆,那就错了,同样,为了石油也是错,无非是看G.W.布什拉票时傻的可爱而已。所以一起搞北风的不代表北风惹他了,或者对左拉多么支持,可能只是反感他骂人而已。给艾未捐钱不代表认同他了,可能只是可怜一个脱离不了父亲阴影的胖子,物伤其类而已。他们站在了你的看台上,不代表就是你的支持者,其他地方没位置坐挤不进罢了。之所以法不责众,因为看戏确实有理。这个理,可能和任何人都不一样,但反正不是你要的那个理,和大众要道理是很幼稚的行为。

娱乐不但是大众的态度,而且是大众最大的态度。我两个人都烦,但他们掐在一起很有趣,这你让人怎么说观点?而且,凭什么你让说就说?中国人是为了feel different为了多套领导班子连祖宗都可以卖的民族,本来不关心你的甚至有点小赞同的都必须跳出来反对你,以示和大众有点区别。

如果两个不相关的人打架,如果我很忙,那我会路过;如果我不忙,那自然是希望打的持久些。让人表态,难道互相加油吗?两人打架,一人挨揍说“优雅”,是唾面自干; 你在旁边的说“优雅”,算是怎么回事?

二、讲道理什么的弱爆了,卖萌杀才是无视防御的。

对于恶性卖萌,很明显火炬也没有办法。其实办法还是有的,只是有些事,寇可往我不可往。对付恶性卖萌,当众打脸是最有效的办法。每当@csslayer说出我靠,我就知道到了有事起奏无事退朝的时间了。不过你已经逼到一个四十几岁的人恶性卖萌,很明显你已经没有对手了,要知道那个年龄段的人,认错可以,卖萌几无可能。还非要搞一场表演赛,把自己赛感伤了,何苦。就像某些孩子为了骗支持率,连屁股和老婆屁股都拿出来秀了,对这类人民娱乐家,你又能说些什么?何苦拉低下限。21世纪选择唱京剧,就要时常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看台,不是么?

至于推特有没有体系化,答案是任何一个输出观点的群体都是体系化的。体系化的世界里,必然有依附体系生存的一类人,俗称“捧臭脚的”,是指明代好小脚的士大夫。在时间改变他们或者消灭他们之前,没有谁能改变。但即使他们是捧臭脚的,也可以不捧你的脚。你可以说他们的良心被狗吃了,但这世界就是这样,良心在我身上,有时宁肯喂狗也不给你。

体系化的世界的统御之术叫做平衡,不平衡就会有独夫。比如有一个北风就必须有一个左拉,有一个火炬就必须有一个花落去,有一个艾未必须有个?,不然就会有裸照门这种荒诞。当然你们觉得是优雅,可能山顶洞人会表示英雄所见略同,时装界的是绝对不这么想的。为国家省布料是对的,我们国家还很穷,但好歹你穿点,就穿点,给产业界留点活路。

体系化+卖萌=超必杀。

想想”我们来晚了“的故事吧,真想来,都不用你请,王仲夏不是在京广桥就经历过么。再看看推特上那个伸手要钱的胖子。诸君中枪了吗?要是某人没签证德国去不了,姜大姐说句”伦家,伦家舍不得你受这万里奔波之苦嘛,艾桑!“ 肿么办?!写下这行文字的时候我大脑一片空白,这样一张笑脸,你怎么打?

你们真应该庆幸我没有进入系统,不然这套必然会用于诸君身上。当初我说过对付一个求名声的人,说他经济犯罪是没有用的,只要装装可怜没有人信。必须在道德上找突破口。记得两天之后发生了什么吧。这就叫把握了体系的脉搏啊。同样,这次为什么没有说你非法集资,因为体系内有善于学习的能人啊。把一件事情办好需要纪律,把一件事搅浑需要的是创造性,公务猿执行力太强啊。还记得七十年代美国谴责我们向境外移民的答复吗?”要多少,3000万还是一个亿“ 那个瞬间国会无语了,我一共2亿人,你给我送来一亿,那美国到底还是什么啊?同样,提分币那是我欺负你,3000万1毛捐款,这手写借据和包邮的教育绝对大的很。户部给你弄假户籍全到新疆西藏,反正那地方常年支持你这种人的么。机打发票?那随便一个五毛党都能把这事办妥,凭什么你们就是手写的我的就是机打的?再来一拨人隔三差五催一催,我不催债,催借据,恐怕连上推特的心情都没有了吧?至于3000万1毛借据,文章可大了,五斗米教也不过捐五斗米。治理邪教向来是首恶必除的哦~至于不要,嘿,借你钱还挑三捡四,给脸不要脸,又是随便一个五毛党都能办妥的事。

扯远了。

三、求仁而得仁,何怨?

所以我同意火炬说的“真无聊。犬儒,懦弱,愚蠢的中庸。这些东西随处可见,我为什么需要翻洋过海来这里看?”,但不同意“沉默的围观者可耻,比沉默围观更可耻的就是消费和娱乐这一切。”。其实没人不让你享受“个人表达气氛”,但可以不支持你的观点呀,他们已经用娱乐模式告诉你了呀。因为那个点上,大众不需要正确。之所以沉默的围观,可耻的消费,只是因为你没踩对拍子踩人脚了。

但有些事是有些人一定会去做的,哪怕没有支持也会做的,所以,无关对错,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出发点不是为了娱乐大众,大众自娱自乐了,你应该欣慰这种群体智慧,而不是苦恼它们。你说的道理他们不懂吗?是装作不懂,或者那个时刻就没想懂。要相信时间和群体智慧。恐怕那种调侃里,某人的尴尬不如伸脖子一刀吧,流言,杀人不用刀。

BTW,你不是没有盟友,只是他们不在服务区。但即使在了,也不过是闹剧多几个龙套。因为没人能不当众打脸的情况下战胜恶性卖萌,就像没人能在不揪失德这个小辫子就搞垮求清名的人一样。

最后,不许联想,不许转国内。

Written on December 7,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