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源软件的使用者算不算是吸血者

这是知乎上有人对于我那篇 openSUSE 为何人气远远不如 ubuntu 和 fedora 的衍生提问。

回答: 我觉得你应该修改问题。使用者,是个很中性好笼统的词。下定义就是这样,你定义的越笼统,越中性,越细节,越带感情色彩和主观因素。使用者分种类的,玩游戏不也有人民币玩家、金币农民、苦逼青少年、称霸服务器的搬砖工嘛。你可能会用“傻逼”也很笼统来反驳我,但下定义虽然可以衍生但不是词语组合,组合就一定会带上该词或字原来的某种属性; 吸血者,是个很负面好恐怖的词。一个中性是不是负面,答案永远是否定的。所以,不算。就跟你说,这个杯子是不是犯二,回答的人会想,what the xxxx?

不过考虑到您的思维路径可能是,看到我对于发行版是否吸血的解答,认为普通用户只使用不作为是不是也是吸血?下面就讨论下这个。

先来定义吸血。吸血是拿了别人的东西用完还回去却不尊重别人规定的使用范围(比如借别人洗脸的盆子洗脚)或者干脆就不还或少还(比如借钱不还或少还),或者不征求同意直接偷(比如吸血蝙蝠),总体来说,就是不讲究的透支或挪用了别人的资源来做自己的事或谋求自己和别人之间的某种超然地位(商业间谍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个意义上说,吸血的实例很多,但因为大部分行为有了它自己的定义,所以明确说XX吸血反而比较少见。比如,拿着爸妈养老的钱去炒股,就是在吸爸妈的血,因为爸妈可以自己吃药看病甚至是炒股啊; 借了作家没有人知道的小说看,然后写上自己名字发表了,就是在吸作家的血,因为他可以自己来啊,他借你只是让你看的啊; 房地产开发商赖着银行钱不还去押地搞开发,就是在吸银行的血,因为银行可以自己押啊; 比如贪官挪用公款享乐就是吸了公民的血,因为公民可以自己享乐啊。但四种行为都有了自己的定义,第一个叫啃老,第二个叫冒名,第三个叫骗贷,第四个叫贪腐。如果没有这些定义,那他们都是吸血。

吸血个人看来分两种,一种是腾讯那样公然的自主创新,verycd那种公然改了开源电骡的mod却不照常开源(这点纯疑,没有研究过电骡的协议,也许可以商业使用)和迅雷那种接入p2p网络却篡改了它的精神,搞小圈子特殊化和差别化对待,这是显式的吸血; 隐式的吸血在开源中比较常见,不特意关注发现不了,技术上的例子很少或者天然壁垒去排出普通用户发现它,或者集中在道德层面,阐述的方法也就讲究起来,稍微变一下说话的方式味道就可能全然不同,比较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比如我举个例子,微软和因特尔的联盟算不算吸血?算与不算都可以。我觉得,微软算,因特尔不算。因为他们在用法律正确的不道德手段吸取其他硬件厂商和整个硬件市场的用户资源(当然现在法律上也不正确了,这种在这个年代绝对被裁定垄断)。因特尔是硬件厂商,他那叫发扬优势合理竞争,引入活鱼盘活臭水; 微软一个软件厂商,相当于利用自己在软件操作系统领域的垄断特征来扶植硬件行业的代理人(本身并没有错误,潜移默化的让用视窗系统的人优先选择intel,视窗用户基数很大,帮助intel奠定市场霸主地位),然后利用这种硬件上游强强联合的不正当实际垄断地位去反馈到软件行业(用了intel,自然首先考虑微软),强迫使用其他硬件的人使用它的软件(intel多,微软就多,等微软垄断了下游,上游想不用都不行),它吸了硬件厂商的自主权来壮大自己的软件,祸害了整个硬件市场,不然 ipad 什么的早就出来了,不会都新世纪了提到个人电脑还清一色的 PC 机,因为intel 不会做,其他硬件厂商不敢做,OMG,你做的芯片装不了视窗?那就滚吧。

再举个例子,微软和网景。抄了人家浏览器,然后利用网景不做操作系统的劣势来在它的操作系统上免费,利用操作系统的市场份额快速获取浏览器市场份额(有人会说微软也拓宽了浏览器市场,但归根结底还是个1/2和2/3哪个大的问题),搅乱浏览器市场,然后让你用浏览器就只能选微软系统(当年的情况,现在有苹果机有linux),这不是强行捆绑浏览器市场的用户,吸浏览器市场的血是什么呢。要知道,当年浏览器是可以收费的,相当于这些金都进了微软口袋,而且进的多得多,因为操作系统比浏览器贵多了(即使是当年,视窗的替代也是很多,收费替代没有,免费的麻烦替代品还是有点的,比如你可以不装视窗,不用论坛,用命令行版的 IRC,或者直接用bsd,从分工上说,在操作系统这个层面上(不是应用软件),商业免费或“被动免费”很大程度上断绝了折腾开源的可能,好比国内的视窗),但贪小便宜的普通用户是发现不了的。如果不是这个事件,unix 早就做起来了(当年好像还没linux),苹果也不用等乔布斯用ipod打江山。

另外从本例可以看出,第一,吸血跟人之初性本恶一样,是普遍存在的,但大多数时候你认识不到它。比如上面那些免费的 ie 用户,它们是不认为自己在助纣为孽吸网景的血的。写到这里,我不禁想了一下,第一个说吸血鬼之前全部是人类的神话作家,那真是哲学家啊。

第二,吸血行为不因专利法垄断法等判决而变化,大多数时候只受良心审判。当年网景也没有胜诉,因为微软一个为人类发展,就在道德层面上用繁衍,比吸血更是人类生存目的的东西,轻描淡写掉了它的错误。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自己维基),吃饭总比泡妞重要。看,我这么一表述,你们大多数男人都反对了,“老子就是为了女神而活的!”,不好意思,那是你们生殖器的生命意义,你还可以干别的比如搅基。但用言语一混淆,一升华,你们就做出相反的判断了,比如为了活着还是为了党国,那你们就为活着了。就跟现在再提这个事情,大家又都认为网景好可怜,mozilla 是对的了,是一样的。为了大多数人活而吃人是对是错,吸血行为的道德本源在这里。问你吃人对否?你答否,问你为了大多数人活而吃人对否?你逻辑不强兴许答对。但后者也是吃人么,跟前者在行为学上是相同的,但在法律学上前者是重犯,后者叫“法律不评价”。比如微软和苹果一起偷施乐。。。没有专利法搞它们,不去偷施乐两家公司都得死,虽然大家管它叫企业家原罪,但实际不是吸血是什么呢。

好了,背景知识普及完毕。

下面正儿八经的回答问题。

开源软件的使用者算不算是吸血者?

用户跟开发者的立场不一样,虽然看似满足我的吸血定义,因为开发者贡献肯定最大,用户贡献比不过,又不像商业软件那样付费,因此算是“少还”的类型,应该算,但问题是这是在开源啊,开发者就没在乎你还不还啊,你只是受到你自己的良心审判啊。良心多的,就 buy me a beer(老外要捐款经常用的句子,酒吧用语,请我一杯啤酒),良心少的,就博客写篇文,朋友问就说下等等。做早做晚,做多做少,这不是问题,不构成开源事业中吸血的要件,问题是,做与不做。就是个 bool 值的开关状态而已。如果不做任何事,只是使用,不反馈,碰到问题就不用了,不宣传推广(不是一个软件有缺陷就可以不推广,不然木马病毒产业链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早就没了),那你必然在吸血,吸开源事业的血(因为你就是一路过打酱油的,完全就没有参与啊,使用是开源最大的支持,这句话的原型是一个开源项目发布它的软件,拉人气的。。。鼓励你用不到但也去用,那已经是参与了啊。一般我们讨论问题指的是用户自主选择,所以我很少讨论预装的事儿,人人有 ie 有几个真用的。。)。直到有一天,你做出了这样的事,比如朋友问你随口说了一句,那么之前吸的血就原地满血满状态了,因为你已经还回去了。对用户的要求和对开发者的不一样,作为一个开发者你不能说我把我的补丁的前两行注释反馈给上游,或者我有三个补丁反馈两个意思意思尽尽人事就完了,搞笑么。虽然大多数人都这样做,但不代表就是对的,全中国人都用盗版,不代表盗版本身就对的(穷是国家的问题,用盗版是你的问题)。

吸血是人类普遍行为,有正义的也有非正义的,但正义就是道德范围了,比如开源在一些人眼里看来就是在吸商业的血么(实际不是,开源是从零开始构造的,没有取商业一分一毫,我不用你的东西造起房子,你不能骂我拆你家院墙上的砖。反而是你用我盖房子的混凝土加固你家院墙(商业用开源),却不告诉我朋友你打混凝土水泥放少了可能抗不过地震啊(不反馈),更像是吸血,虽然我给你混凝土的时候并没有要你还),是正义的吸血(当然,厂商眼里是非正义的,只是暂时它对你还有用,所以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但这个正义的吸血,讨论起来确实没有什么意义,就跟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一样,你不到终身的时候说这个都是虚的,口号。

Written on April 4, 2012